投行界“雌雄大盗”重出江湖,上次是内幕交易,这次是操纵市场……

09-13 08:51 首页 家富看投资




从“保荐人第一案”到蝶彩资管,神雕侠侣从未绝迹江湖




提起谢风华、安雪梅的名头,整个投行圈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提起业务能力,可能超过国信证券投行部副总裁、中信证券投行部前执行总经理谢风华,和华泰证券投行部执行董事安雪梅的大有人在;


提起名利场的风流情事,狗血程度超过谢、安的也大有人在;


在资本市场中犯下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大案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若把业务能力、情场泛舟、犯下要案都综合起来讲,名利场中,谢、安两人说排第二,绝没有人敢说排第一。


就在2010年那起震动市场的“保荐人第一大案”已经被渐渐淡忘的时候,谢风华和安雪梅的消息再度出现,而很多圈内人再次知道两人消息的时候,居然是在证监会的官网上。


恒康医疗(002219.SZ)实际控制人甘肃首富阙文彬操纵市场、高位减持,被证监会罚了304.1万。



而帮阙首富拉升股价的是一家叫蝶彩资管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谢风华。



1

“市值管理专家”谢风华的套路有多深




一切开始于4年前,2013年3月,阙文彬就开始打减持恒康医疗的主意了,他专门来上海请教懂套路的高人谢风华,谢当即给他出了个高招——用“市值管理”来提高公司的“价值”,等股价上去了,阙想怎么减持就怎么减持。


这个所谓都“市值管理”说白了也很容易,恒康医疗要转型、要收购医院,要经常跟记者吹吹牛,当然最重要的是:踩准时间点“加强信披”。投资人看到利好消息放出来了,纷纷扔钱进来,股价自然就上去了。


而阙文彬一减持完,没有了利好消息的恒康医疗股价立即下滑。


证监会认定,蝶彩资产、谢风华和阙文彬合谋操纵股价。


蝶彩资产从阙文彬那拿到了研究顾问费4858万元,当然,这笔钱现在被没收了,蝶彩资产还被罚了9716万元,谢风华被罚款60万元,并被处以终身市场禁入。


以后的江湖上不会看到谢风华亲自现身了,但关于他的传说不会就此销声匿迹。



2

 “保荐人第一大案”,雌雄大盗沦为亡命鸳鸯




想当年谢风华在国信证券做保代时就和现任妻子安雪梅搞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内幕交易案”,人称“保荐人内幕交易第一案”。



而谢风华和安雪梅那段不顾一切的爱情故事更是广为流传,令人唏嘘,简直是保代看了会沉默,韭菜看了会流泪……


目前两人公开的首次交集始于2004年5月10日,当时就职于华泰证券的安雪梅和在国信证券工作的谢风华,作为首批保荐代表人同时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名单上。


两人认识彼此之前均已经结婚,不过两人同在上海滩的投行圈,因缘际会,交集颇多。当时谢风华负责上海的国信投行业务五部,安雪梅在华泰证券任执行董事,在华泰证券投行部上海业务部工作。


2008年国庆节前后,数十位业内高手汇聚在京,为保荐代表人考试出题。这其中就有37岁的谢风华与32岁的安雪梅。

 

在那种封闭的环境中,人与人之间最容易建立起亲密的关系,何况是两个才华与能力势均力敌的同行。高手过招,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一点都不奇怪。


当时谢风华因为行事高调,已经是个圈内名人,身材高大、业务能力强、锋芒毕露。而安雪梅能在竞争残酷的投行中身居高位,也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谢风华和安雪梅)


虽然,谢已有妻儿,正在举家办理新西兰移民。安也曾有过一段不成功的婚姻,但是,爱情就是这么蛮横、霸道、不讲道理。什么也不能阻拦他们被彼此吸引。到了2009年春天,他们开始合写文章在媒体上发表。


2009年3月30日,谢风华、安雪梅在《上海证券报》上合作撰写《投行江湖时代将随新股市场化发行终结》一文;当年4月14日,二人在《中国证券报》上再度合作发表《发行制度改革将重构投行竞争格局》。


当时谢风华署名中信证券执行总经理,但其实在国信证券的离职手续还没有办完,其高调张扬的性格可窥一斑。


同样在2009年,谢风华据说不惜分掉几千万的财产成功离了婚,前妻带着孩子远赴新西兰。2009年年底,谢、安两人正式结婚,一时羡煞旁人。


谁知,这个happy ending并不是故事的结尾,而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


谢风华内幕交易的败露始于ST兴业的项目。


这个项目被他从前东家国信证券带到了中信证券,ST兴业的股价在一年里暴涨300%。他作为重组顾问,竟然在重组前买入,高价时抛出。


2010年3月,证监会稽查局突袭中信证券上海投资银行分部,开始调查谢风华。


有人说举报谢风华的是他在国信的前同事,但国信方面从来没有确认过这个说法。不过谢在国信时确实和同事关系不睦,有圈内人透露,国信投行李绍武的PE腐败大案,怀疑即为谢风华暗中举报。但也仅是传言。


话说这位李绍武,一点也不讲究技巧。自己老婆的公司出资143万元,参股上市公司轴研科技 (002046 .SZ)65万股、莱宝高科 (002106 .SZ)6万股,以及IPO公司四方达(300179 .SZ)100万股,获利超过3200万元。但因为李绍武并非上述保荐项目的经办人或协办人,最后,李绍武仅受到了解除劳动合同的轻微处理。


而谢风华案技术含量更低,他自己就是ST兴业重组顾问,竟然就敢在重组前买入股票。


被突击调查后,谢风华选择了出逃,他取道香港跑到了新西兰,成为了国内首个涉嫌内幕交易逃匿的投行人员。



而安雪梅则留在了国内,也许她当时还怀着一丝侥幸,觉得警方并没有掌握自己什么证据。但她参与内幕交易的蛛丝马迹还是被查出来了。


她除了和买入上面提到的谢风华参与的ST兴业,还有后来差点被赵薇收购的万家文化(600576.SH)。


警方调查中发现了2009年5月谢风华发给安雪梅这么一条MSN:“576,快”。576正是万好万家 (当时还没有改名叫万家文化)股票代码的后三位。当时谢风华正撮合天宝矿业与万好万家的进行重组。


在谢风华买入万好万家的同时,安雪梅也通过母亲的账户买入了万好万家。


同样,在谢风华负责的亿晶光电借壳海通集团(600537.SH)重组之中,二人也重复了这一操作。


2010年7月安雪梅“因个人原因”从华泰证券离职,她再次出现时,已是2011年3月——安雪梅被刑事拘留。


面对警察,安雪梅坦然承认,这些内幕交易,都是她一个人做的,与谢风华无关。


而此时的谢风华正在新西兰逍遥法外,他的前妻和孩子也在新西兰,这种微妙的关系。


就在案情陷入僵局时突然出现了逆转,2011年6月,在公安机关积极劝返之下,红色通缉令上的谢风华终于回国自首了。


2012年1月,这起内幕交易大案尘埃落定。谢风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800万元;安雪梅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190万元。二人的违法所得767万余元也被追缴。




3

雌雄大盗重出江湖




谢、安的案子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媒体把他们比作“神雕侠侣”,但他们显然不甘心绝迹江湖。


就在判决后的4个月,还处于缓刑期的谢、安二人就创办了蝶彩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虽然谢风华不是蝶彩的法人代表,但据证监会公示信息,蝶彩资产依然是谢风华的公司。目前安雪梅持股55%,为第一大股东。


(图片来自天眼查)


其实,除了这次被坐实的恒康医疗的案子,蝶彩以前就有异常举动了。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蝶彩资产目前管理着11只私募基金:



2013年,蝶彩资产推出的私募基金“蝶彩一号”在江苏宏宝(?002071.SZ? )(现更名“长城影视”)停牌重组时一战成名。


这几年蝶彩资产不乏这种“精准押宝”的战绩,于是当初人们纷纷猜测谢风华是不是内幕交易的老毛病又犯了。


俗话说得好,Once a cheater,always a cheater,如今看来,这话真是有道理。



4

屡禁屡犯,谢风华、安雪梅们为什么就不怕?




保荐人是金融圈中标准的金领,但侦探君的很多保荐人朋友经常打着德州扑克调侃自己是“人前显贵,人后受罪”。


保荐人是体力活(指身心俱疲),吃青春饭,趁年轻多捞点”,是很多从业者的一种心态。


“保荐市场化指放宽保荐代表人的签字数量限制,允许其自由保荐企业上市,同时加大保荐机构和保荐代表人的违规责任追究和提高违规成本。”写下这句话的正是谢风华与安雪梅。对于保荐行业该怎么发展,他们心里想得比谁都清楚,说出来的话也一针见血。道理都懂,但是,金钱诱惑面前,依然难以抵挡。


圈子乱,行业黑,说到底,还是罚得不够狠啊!


当年那个传说中被谢风华举报的李绍武,就是因为项目不是自己的项目,竟然罚无依据,结果处理得轻描淡写。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谢风华举报,从看不惯到趟这趟浑水,不知谢风华内心经过什么样的波澜起伏,最终受到了启发。


侦探君(微信公号:jrjzt999)也就这个话题和许多法律人士和业内聊过,很多人都无奈地承认这一点:“证券违规,屡禁不止到底还是因为违规成本太低,话说去美国试试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罚个倾家荡产都是轻微的。”


有券商人士曾跟侦探君这样说:“发生这种事情,主要是券商从业人员明知故犯,而且在巨额利益的驱动下,付出点代价都是值得的”。


此前,也有不少专家建议修订《证券法》,加大对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相关部门应支持投资者依法进行集团民事诉讼索赔,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但是,呼吁了很多年,总是“听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也是令人无奈。

扫码打赏,随心

延伸阅读: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 从黄光裕案解析几个疑难问题的认定 

金融刑事犯罪,是远离日常生活经验的法定犯,显得较为“高冷”。在此类案件中,刑事辩护律师如何辩护?没有深入地对现实案例的剖析,缺乏条分缕析的细致研究,难以实现有效辩护。笔者作为研习金融犯罪近二十年的专业刑事律师,自2002年起接触和研究网络信用卡等金融犯罪开始,其后更先后承担了涉案金额40多亿的“千木灵芝”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广州总监李某娃的辩护工作、杨某娇被控涉嫌非法集资案、庄某伪造金融票证等金融犯罪案件。为归纳金融犯罪的审判规律,笔者对金融类犯罪进行系统的梳理和深入研究,通过穷尽对《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刑事审判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报》中金融犯罪案例的搜索,同时,选择从北大法宝司法案例网络数据库搜索相关判决文书。本案所涉黄光裕等人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等罪,即为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犯罪典型案例之—。


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从黄光裕案解析几个疑难问题的认定

  一般来说,世界范围内将内幕交易设定为犯罪肇始于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剖析黄光裕案,对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交易信息罪中有效辩点的归纳十分有益。比如黄光裕系涉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行为代表单位,则公司是否构成单位犯罪?黄光裕长期持有而未抛售也未获利,是否仍构成犯罪?公安机关、证券管理部门能否认定为鉴定部门,其出具的证明材料能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

  一、黄光裕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简介

  本案全称为“黄光裕等非法经营、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单位行贿案”,其中,涉及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部分包括四个相对独立的部分:

  其一,黄光裕作为北京中关村(7.57,0.00,0.00%)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关村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于2007年4月至2007年6月28日间,在拟将中关村上市公司与黄光裕经营管理的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事项中,决定并指令他人于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间,使用其实际控制交易的龙某、王某等6人的股票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股票代码000931)976万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9310万余元,至6月28日公告日时,6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348万余元。

  其二,黄光裕于2007年7、8月至2008年5月7日间,在拟以中关村上市公司收购北京鹏润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进行重组事项中,决定并指令他人于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间,使用其实际控制交易的曹楚娟、林家锋等79人的股票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1.04亿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13.22亿余元,至2008年5月7日公告日时,79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3.06亿余元。

  其三,杜鹃于2007年7月至2008年5月7日间,接受黄光裕的指令,协助管理上述79个股票账户的开户、交易、资金等事项,并直接或间接向杜薇、杜非、谢某等人代传交易指令等,79个股票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1.04亿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13.22亿余元。

  其四,许钟民于2007年7月至2008年5月7日间,接受黄光裕的指令调拨资金,并指使许伟铭在广东地区借用他人身份证开立股票账户或直接借用他人股票账户共计30个。上述股票账户于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间,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3166万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4.14亿余元,至2008年5月7日公告日时,30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9021万余元。其间,被告人许钟民将中关村上市公司拟重组的内幕信息故意泄露给原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以下简称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兼北京直属总队总队长的相怀珠及其妻子李善娟等人,同年9月21日至25日,李善娟使用其个人股票账户分7笔买入“中关村”股票12万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181万余元。

  二、案件认定中的几个疑难问题

  其一,黄光裕是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可以代表该公司作出购买中关村股票的意思表示,且购买中关村股票的部分资金来源于鹏投公司,部分涉案股票资金账户中的资金亦流回到鹏投公司,因此买卖中关村股票是鹏投公司的行为,而非黄光裕的个人行为。

  其二,内幕交易的目的在于获利或止损,黄光裕买入股票的目的在于长期持有而非套现获利,且现有证据证明黄光裕买入中关村股票后并未抛售,因此不能认定黄光裕利用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

  其三,公安部致证监会《关于商请对黄光裕等人涉嫌中关村股票内幕交易案有关事项审核认定的函》,以及证监会出具的《关于黄光裕等人涉嫌中关村股票内幕交易案有关事项的复函》,证明涉案所述的情形符合法律规定中的“内幕信息”,以及相关交易的价格敏感期系自2007年8月13日至2008年5月7日等三个阶段。对此,有意见认为,公安部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不是法定鉴定机构,二单位出具的材料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价格敏感期起算时间的依据。

  其四,对四个案件中的价格形成敏感期如何认定。

  三、对黄光裕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中几个疑难问题的剖析

  首先,是否构成单位犯罪的认定

  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的规定,见刑法第一百八十条注第一、二款:“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在涉及证券的发行,证券、期货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从事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期货交易,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上述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由此可见,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系非纯正单位犯罪。

  单位犯罪对主体资格的要求有:一般要求单位具有法人资格,但私营企业构成单位犯罪,要求具备法人资格;单位分支机构或内设机构以自己名义犯罪,且违法所得归该机构的,构成单位犯罪;外国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在我国领域内犯罪,适用我国单位犯罪规定。从主观要件上看,单位犯罪的犯罪意志不是内部某个成员的意志,而是单位的整体意志。即:由单位决策机构作出,或者单位主要领导出于单位谋取利益的意图,根据其职权作出决策。对照前述案件简介可知,该案四部分犯罪行为中,均为黄光裕指使他人借用案外人身份证件办理相关银行帐号、股票帐号,进行购入股票的相关操作,或向他人透露消息后,导致信息扩散和内幕交易犯罪的发生,期间,并没有通过集体讨论、决策并形成会议记录等书面材料的公司行为的存在,故法院最终认定本案为黄光裕个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

  其次,以长期持有为目的未抛售股票是否构成本罪?

  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条,构成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而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至于具体金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证券交易成交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获利或者避免损失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以本案中第一宗所指控的犯罪行为来看,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股票代码000931)976万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9310万余元,至6月28日公告日时,6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348万余元。

  其中计算标准分为三种:其一,证券交易成交额。本起犯罪中为9310万余元。其二,为实际获利数额或避免损失数额,即交易帐户买入与卖出证券期货的价格差额计算所得出的犯罪数额。在本起犯罪中因未卖出不存在此项数额。其三,核定利益数额,指行为人利用利好内幕信息购入证券期货但案发时沿未套现部分的利益。尚未套现证券期货没有转化为实际获利,需要司法机关确定合理的数额认定规则进行核定。刘宪权教授认为,核实利益数额等于内幕信息披露后开始对市场产生影响至案发时证券期货的市场平均价格与买入价格之间的额。实际获利数额与核定利益数额之和,即为“获利数额”1.本起犯罪中,核定的截止日期为6月28日

  公告日时,6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348万余元

  ,即本案审判机关避免采用内幕信息披露后开始对市场产生影响这一实务中认定技术复杂的时间点,而直接采用“公告日”,应当说体现了“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行为人利用利空内幕信息抛售股票以规避损失的,尚未抛出的部分属于继续持有,不存在需要核定的规避风险的利益,故不属于内幕交易的归责范围,不能作为犯罪数额予以追诉。本案中,若案发时股票价格已低于购入时价格,则无疑可以成为辩护人的有效辩点之一。由于本案中辩护人仅以长期持有、未抛售为由,而未提供案发时价格情况,故而未受到法院采信。

  第三,公安部、证监会关于价格敏感期的认定意见是否鉴定意见?

  本案中,针对辩护人这一辩护意见,法院认为,证监会作为对全国证券市场进行统一监管的国家机构,对上市公司涉及内幕信息有关问题进行认定属于其法定职能范围,证监会在职权范围内对中关村上市公司内幕信息价格敏感期起算时间出具的认定意见,可以作为证据采用。故黄光裕的辩护人所提该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意即,法院未认定该认定意见为鉴定意见,而以将其作为一般书证采用。一定意义上,是鉴定意见辩护的成功体现。

  最后,价格敏感期的认定

  以本案中第二宗犯罪行为为例,黄光裕的辩护人认为中关村上市公司收购鹏润控股公司全部股权进行重组的内幕信息形成于2007年9月28日,因此价格敏感期不应早于此日。

  法院经审查,认为价格敏感期应为2007年8月13日。其证据包括:在案的书证《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报告》、证人陈某的证言、深交所出具的有关书证还证明等。证明内容:鹏投公司为运作鹏润控股公司借壳中关村上市公司在境内上市于2007年8月10日召开会议,确定成立地产重组工作小组。2007年8月13日陈某拟定的成立地产重组工作小组的报告经修改,增加了设立中关村组的内容。即在不晚于2007年8月13日,鹏投公司已将鹏润控股公司借壳中关村上市公司在境内上市作为重点考虑的方案。同时,深交所出具的有关书证还证明,黄光裕实际控制的79人的股票账户于2007年8月13日出现了集中买入大量中关村股票的情况。通过对上述证据的分析并结合公安部、证监会关于对中关村上市公司内幕信息价格交易敏感期的认定意见,将2007年8月13日作为该公司内幕信息价格交易敏感期起算时间的理由充分。本案中,法院认定的价格敏感期的结束时间为发布公告日,前文已有述及。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张王宏



首页 - 家富看投资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