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怕男人没钱,没爱,但最怕的是……

摘要: 第一章 来砸场子的庄严肃穆的教堂中妆点这圣洁的百合和温馨的香槟玫瑰,神圣的气氛从教堂中间扩散开来。“请新郎新

09-12 14:08 首页 百色快爆

 

第一章 来砸场子的

庄严肃穆的教堂中妆点这圣洁的百合和温馨的香槟玫瑰,神圣的气氛从教堂中间扩散开来。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台上传来神父庄严的声音,台下却是一阵哄闹。

“这人是谁啊?”

“怎么也穿着婚纱?”

“莫不是走错地方了?”

紧闭的教堂大门突然打开了,明亮的光线从教堂外照射进来,另一个一身白纱的女子逆着光线一步步走进教堂之中。

沐筱熙看着教堂的红地毯尽头的一男一女,嘴角噙着优雅的冷笑。

乐宇森、沐安安,他们想不到吧,她沐筱熙回来了!

沐筱熙一步一步往前,教堂中的音乐声已经停止,台上一对新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惊讶、恐惧,新郎的脸色更是说不出的黯淡。

“你来这里干什么?给我滚出去!”新娘的话音刺穿耳膜,她皱着眉头看着沐筱熙,最初的惊恐之后,现在她的脸上全是嘲讽。

“姐姐,我来恭贺你和姐夫百年好合啊!怎么?不欢迎吗?”沐筱熙缓缓地开口。

台下坐着的观礼的人群当中,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众人的眼眸中都是不解的神色。

只除了坐在教堂角落里,一个戴着大墨镜的男人,他看到台上那突然出现的另一抹纯白的时候,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你来干什么?”乐宇森开口,沐筱熙还是觉得心中狠狠地一痛,但是面上的笑容却是无懈可击!

呵,她两年前还真的是瞎了眼了,竟然会为了这样的渣男去顶罪坐牢两年,那时候她才二十岁,才刚刚上大二,现在,她为他错过了一切,他却成了她姐姐的新郎,这还真是讽刺!

“乐宇森!”沐筱熙朱唇中咬出这三个字,接着,极快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乐宇森,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记得吗?你该结婚的对象是我,我姐姐在这里是怎么回事?”沐筱熙步步紧逼,乐宇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两年前她去顶罪的时候,乐宇森向她承诺,她出来的那天,他会给她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这婚礼的确足够盛大,只是,婚礼的女主角却变了!

沐筱熙冷笑,他们不仁,就别怪她不义了。

“你个溅人,你自己什么身份你别忘了,你有什么资格嫁给宇森!”沐安安的话字字诛心。

她什么身份?她是坐了两年牢的沐氏千金!

沐筱熙瞟了沐安安一眼,脸上笑靥如花,手一扬,一支老式的手机出现在了她的手中,“乐宇森,这支手机你记得吧,有些事情,我想是时候让它公之于众了!”

“不要!”乐宇森脸色大变,一下子扑向了沐筱熙,沐筱熙身子灵巧的一转,乐宇森直接扑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沐筱熙居高临下地看着此时趴在她的脚边的乐宇森,心还是会痛,但更多的却是鄙夷。

“你来这里干什么,给我滚出去!”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威严声音响起。

沐筱熙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那个满脸怒气的半百男人,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受伤。

原来这场婚礼是经过他允许的吗?她的好父亲,竟然在亲自劝她去给那个男人顶罪之后,又把她的好姐姐嫁给了那个男人!

这一切都是早已经预谋好的!

“你早就已经不是我沐家的女儿了,还来这里干什么?”决绝的话语从沐崖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一把把钢刀插在沐筱熙的心口上。

她手中还握着那个至关重要的手机,但是她此刻却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沐崖的目光瞟向了沐筱熙的手,又冲还趴在地上的乐宇森使了一个眼色,乐宇森立即爬了起来,趁沐筱熙不备,一把夺过了沐筱熙手中的手机。

“爸爸,你看她,简直就是在丢我们沐家的脸,您快让保安把她请出去啊!”沐安安鄙夷地看向了沐筱熙。

沐安安又恢复了她刚才趾高气昂的模样,现在沐筱熙手中已经没有证据了,她一个被沐家扫地出门的女儿,还有什么资格敢在她这个沐家大小姐的婚礼上闹。

沐筱熙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乐宇森,两年前是你……”

“啪!”

乐母突然上前给了沐筱熙一巴掌,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今天的乐母仍旧是一身的珠光宝气,踩着一双恨天高比沐筱熙还要高一个头。

“你自己做了什么龌龊事你自己知道,连沐家都不要你了,你就不要指望着还能够飞上枝头了,你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折手段,我是看在你好歹是安安的亲妹妹的份儿上,才忍到现在,你要是再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乐母的话语一落,周围立即传来了一片议论声。

“这女孩儿究竟什么身份啊?”

“应该是沐家的小女儿,听说沐家这两个女儿,性子可真的是天壤之别,大女儿知书达理又精明能干,这小女儿可是飞扬跋扈,两年前,还不知道因为做了什么事情去坐了牢,现在应该是刚放出来。”

“这样的女儿,也难怪沐总都要跟她断绝关系了。”

“可不是嘛!这才刚刚从牢里放出来,就来她姐姐婚礼上闹!”

“这姑娘听说今年也才二十二岁,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呢?”

“没办法,她妈死得早,沐总又忙,谁管她啊!”

……

四周传来的一句句恶毒的鄙夷,沐筱熙握紧双拳。

被扇过的脸上火辣辣的疼,那双满是愤怒的眸子中几乎都能够喷出火来了,直直地看着眼前浓妆艳抹的妇人!

“乐阿姨,你们别嚣张得太早,两年前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我一定会让你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沐筱熙的脸上尽是一片冰冷,来这里之前她还在顾念她和沐崖的父女之情,现在好了,她什么都不用顾了。

“你……”乐母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两年前的事情他们都心知肚明,若真的闹出来,那将是一桩极大的丑闻。

对乐家对沐家绝对都是一个打击。

第二章 小刺猬扎人了

“沐筱熙,你再在这里丢脸,就别怪我不留一点儿父女情面了!”沐崖忍不住再一次开口道。

“谁说我的女人丢脸!”

教堂的逆光之中,英伟的男人就犹如尊贵的帝王一般降临人世。

一身堪称精致的手工西装,每一个细节都彰显了他不凡的身份,低沉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屏息。

乐母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呼吸都停止了。

她时常在各个宴会之间穿梭,但是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气场如此强大的人,压得她都有一些喘不过气来。

沐筱熙看清楚来人,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微笑,一颗小虎牙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显得格外的可爱。

但是,那双亮晶晶的眸子中却是不解,秦叔叔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乐母看着来人一步步逼近,脸色更加的难看,他刚才那句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他是冲着沐筱熙来的。

但是,今天是乐宇森和沐安安的订婚典礼。

比乐母的脸色更加难看的是沐崖,他看着已经走到台上的那个犹如帝王一般的男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竟然会管这样的闲事!

沐崖虽然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但是乐母却还不知道,她恶毒的目光在沐筱熙和秦挚的身上扫过,恶毒的话,张口就来,“哟,沐筱熙,我就说你这种人就是自己作践,你以为你带着你的姘头就能在这里闹事了?真是够不要脸的。”

沐筱熙这时候却不再说话了。

她静静地看着那个已经离她很近的男人,只觉得他的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灿烂的光,让人移不开眼。

而他看所有人都是淡漠疏离的,却唯独在看向她的时候,眼眸中带着点点的笑意,就如同是灿烂的星光。

“秦叔叔。”

当男人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不自觉地便开口道,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她刚才所有隐忍的委屈都喷薄了出来。

秦挚看着她白嫩的脸蛋上还留着清晰的巴掌印,听到她软软的声音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

“谁动的手!”带着怒气的声音,一瞬间,空气凝结。

沐筱熙刚想说话,却听见乐母恶毒的声音再次传来,“沐筱熙,这才刚出来呢,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了,你还真的是不要脸,幸好我们宇森没有被你骗了……”

“啪!”

沐筱熙已经忍无可忍,直接一巴掌朝乐母的脸上扇去!

“这一巴掌是还你的,以前我忍你让你是因为敬你算是我的长辈,现在既然我不是沐家的人了,就更没必要买你的账,你以为我沐筱熙还会傻傻的任你打任你骂!”

看到沐筱熙那一脸的冷光,秦挚微微勾起了唇角,很好,他就喜欢她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

而被打的乐母不淡定了,从小到大,这小溅人不都是任打任骂,就连让她去替宇森坐牢,她都同意了,怎么现在从牢里出来,不仅变得伶牙俐齿了,居然还敢动手!

“沐筱熙!”

乐母大吼,此时,愤怒至极的她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面子问题了,直接伸手就准备再一次打人。

但是,沐安安却是拦住了乐母,“妈,我知道筱熙以前一直缠着宇森,我不介意的,麻雀也终究是变不成凤凰的,宇森跟我也说过她,他本来就从未放在心上,而且,筱熙不管怎么混,到底也是我的妹妹,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

沐筱熙冷笑着看着沐安安。

沐安安可真的是一个精明的补刀好手,不仅仅是直接就给她沐筱熙定罪了,还替乐宇森开脱了,更为她自己博了一个好名声,简直就是一箭三雕。

沐筱熙看向了乐宇森,此时他正站在乐母和沐安安的后面,是一只十足的缩头乌龟。

“乐宇森,当初你是怎么跪着求我跟你交往的?是谁在我面前卑躬屈膝的,这些想必你的母亲和我的好姐姐都不知道吧!”

“够了!”

沐筱熙的话音落下,乐宇森没有站出来,倒是沐崖跳了出来了。

自从秦挚来了以后,沐崖就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他主要是想看看秦挚到底是什么态度,但是,现在他不能再忍下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沐崖站出来,让乐宇森有了底气,乐宇森也站出来,一脸悲伤地看着沐筱熙,“筱熙,你别再这样了好吗?就算是你来我的婚礼上闹事,我都不曾责备你半句,你别闹了好吗?”

乐宇森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无奈至极,似乎早已经忍受够了,一时之间,台下的又再一次对沐筱熙指指点点。

围观的人都是在桐城商界排得上号的,商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乐、沐两家的联姻,本来就已经让这些老狐狸有些着急了。

没想到这场联姻竟然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更有眼尖的已经认出了秦挚,自然没有人会掺和进这趟浑水之中,只是静观其变。

乐宇森说完之后,沐崖示意他们都不要再言语,看向沐筱熙身边的男人,那眼神中是说不出恭敬,像极了古装电视剧里面服侍皇上的太监。

“秦少,今天小女婚宴,您能大驾光临,实在是令在下受宠若惊。”沐崖的话语恭敬至极。

秦挚却没有什么表示,倒是台下响起了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身在商场之中,虽然见过秦挚的人不多,但是却没有人没听过他的名声。

“秦少!你是秦少!?”

沐安安瞪大了眼珠子,再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风发。

秦挚啊,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神!

回国两年,今年也才27岁,但他的手里却是掌握着本国的经济命脉,不管黑道白道,这要是做生意的人,就没有不给他面子的。

而这时之前在一旁跟商界上的一些老狐狸谈笑风生的乐父也走了过来,当他看到秦挚的那一瞬间,一张脸上简直笑出了褶子。

秦少能够来参加他儿子的婚礼,他都已经可以想见他们乐家将来在商场上的意气风发了。

“秦少大驾光临,快快里面请!”乐父完全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立即就上前去请秦挚道,那一脸的喜悦简直不要太明显。

第三章 你想结婚?

他这话一出,乐宇森和乐母的脸简直臭得跟大便一样,想要去提醒一下他,可……

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才能解释清楚。

秦挚扫了一眼讨好的乐父,有些嫌恶的蹙了蹙眉头,不怒自威的气势散发开来。

让乐父尴尬的站在了那里,不明白秦挚为什么来了,却没有丝毫要理会他这个主人的意思。

现在场上最镇定的人只剩下了沐崖,沐崖将乐父拉到了身后,“秦少,今天是小女的终身大事,这位前来闹事的也是小女,请秦少容许沐某处理好了家事,再去向秦少登门拜谢!”

秦挚无视沐崖,直接伸手一把将沐筱熙勾进了自己怀里。

沐筱熙一惊。

陌生男人的气息在鼻腔之中涌动,她抬起头,却跌进了那双如同漩涡一般的幽森双眸。

“家事?”秦挚冷漠的开口,“我记得刚才沐总亲口说过,沐筱熙已经不是你沐家的人了!”

一边说着,秦挚已经一边伸手从旁边保镖的手中接过了一只盒子,打开来,硕大的钻石闪烁着光华,几乎晃瞎了众人的眼。

秦挚取出钻戒,直接就套在了沐筱熙的手上。

秦挚抬头一笑,看向沐崖道:“现在,沐筱熙是我秦挚的人了,也是我秦家的女主人,我的女人岂是你们能欺负的。”

秦挚的声音低沉,没有一丝怒气,但是却让刚刚又开始窃窃私语的台下,瞬间就没有了动静,更没有人敢再说沐筱熙半句不是。

只是,凡是有点眼光的人,此时都是唏嘘不已,秦挚戴在沐筱熙手上的那颗钻戒,可是全球唯一的一颗,在上一场的拍卖会中排除了两个亿的天价!

沐安安看着沐筱熙手上的钻戒,那脸色更是如同吃了屎一样的难看,那是她看好了的结婚戒指,因为价格太高她只能放弃,没想到最后却戴在了沐筱熙这个小溅人的手上!

沐筱熙还没有从这一系列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有些木讷地仰头看着秦挚,糯糯的唤了一声,“秦叔叔!”

沐安安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某种却是闪过了恶毒的光芒……

“秦少,你别被沐筱熙给骗了,她才从牢里放出来,她虽然是我的妹妹,但是我也不能徇私,她其实是一个堕落放荡的女人,用自己的身体坐着肮脏的交易……”

“啊!”

看着地上鲜血淋淋,沐安安的一张小脸已经惨白,本能地提高了分贝尖叫,而此时,她刚才指着沐筱熙的左右,小指和无名指已经齐齐断了!

“安安,你怎么样了?”

“好疼……好多血,我要死了……我死了也要沐筱熙那个溅人给我陪葬!”

“安安,快叫救护车!”

沐崖紧张地唤着沐安安的名字,转头的瞬间还怨毒地看了沐筱熙一眼。

“安安,没事的,有爸爸在,你不会有事的,忍一忍,啊!”

“疼……疼……”沐安安在怒吼,一声一声都如同在泣血一般,“爸,报警,你快报警,我要告他们,我要把那个小表子送回牢里去!”

沐安安的声音简直是声声泣血,此时,她的心比她的手更痛,她才是沐氏的千金大小姐,她到底那点儿比不上沐筱熙那个小溅人了!

“你闭嘴!”此时,沐崖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刚刚还在好言安慰沐安安的他,在听到沐安安的话以后,立即变了模样。

秦挚那是什么人啊,虽然同在桐城,但沐氏跟秦氏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秦挚若是想要弄死沐氏,就真的跟玩儿似的。

而此刻,沐筱熙已经愣在原地,吓傻了。

虽然这两年在监狱里,她也见过了不少暴力事件,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她更不敢相信,她只是从监狱出来的时候搭了一辆顺风车,下车的时候顺便借了一点钱租婚纱而已,竟然会招惹上了这样的人。

秦挚这时候正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手绢,细致地擦着手上残留的一点点血迹,嘴角依旧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邪魅狂狷!

120的车很快就到了,沐崖和乐父想要将沐安安送上救护车,但是却都看向了秦挚,没有秦挚的允许没有任何人敢离开这里。

沐筱熙看着秦挚,不自觉地后退了三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写满了惊恐。

秦挚转身,看见沐筱熙惊恐的模样,不由得蹙眉,该死的,他的小刺猬被吓到了。

刚才还觉得只是卸了沐安安几个手指头太便宜了的他,瞬间就有些后悔了,不该在他的小刺猬面前动手的。

他应该先哄着小刺猬离开,再让人回来直接砸场子的。

一向目空一切的秦挚第一次觉得这种见血的事情还是避着一点人比较好,为了不让他的小刺猬继续受到惊吓,秦挚手轻轻一扬,旁边的保镖立即开始驱赶在场的人。

原本在场的一众想要跟秦挚攀上点什么关系的人看到这一幕,立即吓得作鸟兽散了。

沐崖和乐父还有乐宇森等人更是如蒙大赦一般,和赶来的医护人员一起抬着沐安安就赶紧逃离了现场。

秦挚有些无奈地走向沐筱熙,沐筱熙却是不自觉地又后退了两步,但一双亮闪闪的眸子还是直视着秦挚。

“这么想结婚吗?”秦挚有些不悦地看口,但是语气却不自觉地变得柔软了。

本来他是想问问小刺猬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喜欢乐宇森的。

但是,话要出口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次觉得他特别害怕听到他不想听到的答案。

“啊……”沐筱熙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瞪着一双眼睛扑闪闪地看着秦挚。

“我问你是不是很想结婚?”秦挚无奈地大声道。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只小刺猬耳朵还不是很好使!

沐筱熙被秦挚吓得哆嗦了一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沐安安刚才的尖叫声还在耳畔,她是真的怕她要是那一句话回答得不如秦挚的意,掉手指头的就是她了!

沐筱熙忍不住又倒退了几步。

秦挚的脸色更加阴云密布,这小刺猬居然怕他了,这种感觉可真的是让人不愉快!

第四章 怎么死最痛快

秦挚没有给沐筱熙任何躲避的机会,上前两步抓住了她的手,一脸阴鸷地道:“不管你是不是想结婚,现在都跟我走!”

沐筱熙看着秦挚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种懵逼的状态,她想要拒绝,想要反抗,但是当她对上秦挚那双如同黑曜石一般幽黑的眸子的时候,她却不知不觉地沦陷了,竟然不自觉地便跟着秦挚上了车。

秦挚亲自开着车,猛地踩下了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沐筱熙的身子猛地后仰,一下子就让她从懵逼状态中醒了过来。

刚才秦挚卸了沐安安手指头那血腥的一幕,又在眼前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多的血腥的画面,在沐筱熙的想象之中,那是她马上就要迎来的下场。

想到这里,沐筱熙吓得咽了一口唾液的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暗暗叫苦,她真怀疑她上辈子是不是跟老天结下了什么大梁子,这辈子让她如此凄惨。

从小没娘疼,没爹爱,被欺负,被陷害,也就算了。这两年更是倒霉到家了,先是她自己眼瞎居然替那渣男坐了两年牢,本来想出来咬好好扬眉吐气一把的。

可没想到,如今这才刚出来,居然就遇上了这地狱撒旦一般的叔叔,看来,她的生命是真的要就此终结了。

“叔叔,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儿上,你待会儿下手可不可以轻一点?”沐筱熙一脸希冀地看着秦挚道,她已经不奢望秦挚能够放过她了,但是,她希望秦挚能够让她死得痛快一点。

秦挚好看的眉头一下子便拧成了川字,猛地踩下刹车,紧紧地盯着沐筱熙,“你在说什么?”

秦挚是真的不明白这小刺猬怎么会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什么下手轻一点?

沐筱熙看着秦挚越发幽深的眼眸,忍不住再次咽了一口唾液,最后把心一横,眼一闭道:“叔叔,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我也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反正我现在已经上了你的贼车,要杀要剐随你便,但是,你一定要给我一个痛快的,因为,我怕痛!”

沐筱熙一口气说完,秦挚终于明白她是在说什么了,但是这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

他还真的是不明白,他帮这只小刺猬都已经帮到这份儿上了,这小刺猬怎么就能够认为他会伤害她,甚至还会要了她的命。

不过,说真的,小刺猬现在这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还真的是可爱至极。

秦挚一时之间竟然起了逗弄之心,猛地靠近小刺猬问道:“那我让你选一个你喜欢的方式如何?”

秦挚的话音落下,沐筱熙的肩膀明显地抖动了一下,那颤动的睫毛在她白皙如瓷的脸颊上投下了一片阴影,看得人心旌摇曳。

沐筱熙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眼睛,看着鼻子几乎触到了她脸上的秦挚,又猛地退了一下,背挺得笔直,紧紧地贴在椅背上,俨然就是一只受到了威胁,竖起了全身尖刺的刺猬。

但是这只刺猬的刺还没有硬两秒钟,便软了下去,一副呆萌的纠结模样道:“从楼上推下去,身体会摔成大饼,很难看,上吊,舌头会掉出来,眼睛也会鼓出来,还是太丑,溺水,好像比较不容易死,会痛苦很久,放血……”

说到这里,沐筱熙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嗯,对,放血,叔叔,你抹我脖子吧,记得把刀磨锋利一点,给我来个痛快的!”

秦挚唇角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容,再一次启动了车子,道:“好,看在相识一场的份儿,我会照你说的办的。”

沐筱熙看着秦挚完美精致的侧脸,心里有一万只野马奔腾而过,这一次,她真切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压迫,那种感觉,她只能够想到四个字来形容——生不如死!

车子继续朝前方飞驰,沐筱熙从终于忍无可忍,从车窗外收回视线,看着秦挚大义凛然地道:“叔叔,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我跟你说,从前边的那条街穿出去,外面就是大海了,你干脆直接把我带到海边,给我一刀,然后直接扔海里。反正我天不收地不管的,死了不会给你惹麻烦!”沐筱熙鼓起勇气说道,她现在是真的觉得就算是死也不会比她现在在这里等死更加难受!

秦挚唇角邪魅的笑容扩大,让沐筱熙捉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已经是秦挚砧板上的鱼肉了,秦挚不说话她自然也只能认命地窝回了座椅上。

秦挚眼角的余光看着沐筱熙嘟着嘴,小脸鼓鼓,一脸苦恼地模样,只觉得这只小刺猬真的是越看越可爱,越看越让他喜欢了。

沐筱熙此时正在回忆着她这二十二年的悲惨人生,越想越觉得她自己这二十二年过得特别的窝囊。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已经过世了,没过多久,父亲就带回来了一个后妈,而且这个后妈还带来了一个比她还大的女儿——沐安安。

而且,沐安安还是她父亲的亲生女儿,小的时候她不明白,后来长大了她才知道,当初她的父亲沐崖跟她的母亲在一起,根本就是为了她母亲家中的财产。

但是,那时候就算是她明白了,她也从未怪过沐崖,因为他始终都觉得不管怎么样,沐崖也是她的父亲。

就算是她被沐安安和她的母亲罗凤霞欺负了,她也从来不觉得那会是沐崖的意思。

甚至一直到她的好父亲劝她去替乐宇森坐牢,她都还傻傻的以为他是为了她的未来着想。

直到在牢中的两年,无论是沐崖和乐宇森都从来没有去看过她,她才慢慢想明白了这一次了,再到出来之后就看见乐宇森与沐安安成亲的大幅报道,她才彻底的醒悟过来!

原本以为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找那些人讨回来,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倒霉的惹上了秦挚这么一个撒旦,她的生命就要终结了……

沐筱熙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第五章 海天公司送你

秦挚看着沐筱熙委屈的模样,心底最深处的地方突然就变得无比的柔软,让他只恨不得将这只随时会竖起自己的尖刺的小刺猬揽入怀中。

而事实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酷炫的宝蓝色兰博基尼在路边缓缓停下,秦挚从驾驶座上下车,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沐筱熙打横抱起,迈着大长腿,便跨上了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保姆车上。

这个动作一气呵成,以至于保姆车都已经驶出去很远了,沐筱熙还处于蒙圈状态。

“叔叔,你这是做什么?”沐筱熙红着眼眶看着秦挚,活脱脱就已经从小刺猬变成了红眼睛的小白兔。一滴晶莹的泪珠还从她白皙的脸颊滑落而下。

秦挚低头伸舌直接就将那滴泪舔舐了个干净,沐筱熙定定的看着秦挚,白皙的小脸上后知后觉的飞上了红霞。

叔叔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都已经决定要结果了她了还对她这么温柔?

而秦挚看着沐筱熙落泪,心中柔软的同时也有些发狠,他自然知道沐筱熙刚才是想到了什么才会那么痛苦,因为在沐筱熙从监狱出来上他的车的时候,他就已经拿到了沐筱熙的所有资料。

沐筱熙是他的女人,那曾经那些让她痛苦的人,他自然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沐筱熙感受到秦挚浑身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虽然十分的恐惧,但是她这时候待在秦挚的怀里,就算是神经再怎么大条,也知道秦挚肯定不会要伤害她,更不会想要杀了她。

“叔叔,你到底想要带我去哪里?”沐筱熙小心翼翼地抓住了秦挚精致的西装的边缘问道。

“结婚!”秦挚干净利落地吐出两个字。

沐筱熙同时咽了一口唾液,她简直觉得她自己是出现幻听了,这个世界的变化要不要这么快,上一分钟她还觉得秦挚会杀了她,这一分钟秦挚居然告诉她,他要带她去结婚!

“叔叔,这个不太好吧……”沐筱熙斟酌了之后开口道。

秦挚身体往后一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仍旧将沐筱熙紧紧地圈在怀中,玩味地问道:“你告诉我有什么不好的?”

“那个……”沐筱熙支吾道:“叔叔啊,你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贵人,而我不仅仅身无分文,还刚刚从牢里面放出来,我怎么能配得上您呢?”

“我把海天公司送给你如何?”秦挚看着沐筱熙随意地道。

沐筱熙的嘴却在那一瞬间张成了“O”型,完全不敢相信秦挚在说什么。

海天公司是她的外公家的产业,在外公过世之后便留给了她的母亲,而她母亲死亡之后,海天公司自然落入了沐崖的手中,就算是到现在海天公司也是沐氏企业的支柱产业,秦挚说出这句话时却像是在说要送她一样街边的小玩意儿一样的随意。

“叔叔,你在说什么?”沐筱熙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秦挚目光无奈而又宠溺地看着沐筱熙,真觉得这只小刺猬除了随时会炸毛以外,耳朵和脑子还真的都不是很好使。

“你不是说你配不上我吗?从现在开始你是海天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唯一的股东,现在我们可以去结婚了吗?”秦挚一脸的真诚。

沐筱熙愣了一下却坚定地摇了摇头,脸色拉了下来,十分严肃的看着秦挚道:“叔叔,我知道你是想要帮我,但是,我要靠我自己去把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我不需要你帮我!”

秦挚嘴角的笑意扩大,看来,他的小刺猬还真的是挺有骨气的。

“好!”秦挚爽快地应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满足你!你不想要的,我也绝对不会强迫你!”

秦挚说完这句话,就在沐筱熙要说她不想要跟他结婚的时候,秦挚却继续道:“只除了一件事,你必须跟我结婚!”

“为什么?”沐筱熙脱口而出。

“为了保护你!”秦挚抱着沐筱熙道:“沐安安是什么样的人你肯定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没有强大的庇护,沐安安会怎么对付你,你肯定是知道的。而且……”

接下来的话,秦挚没有说,只是伸手从后面保镖的手中接过了一部平板电脑递入了沐筱熙的手中。

沐筱熙接过平板电脑,最初还有些懵,但是,当看到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的内容之后,她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小小的身板甚至散发着强大的怒气,简直让这保姆车的车厢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个度。

最后,她把平板电脑扔到一边,直视着秦挚,“叔叔,是不是我跟你结婚,你就帮我?”

秦挚一把将沐筱熙的纤腰圈进了怀中,狂妄地道:“做我秦挚的女人,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些事情我自然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

“好,我跟你结婚!”沐筱熙思索了片刻之后,咬着嘴唇道,“不过,我只是跟你结婚,不会做你的女人!”

“为什么?”这三个字从狂妄的秦挚嘴中吐出,其实有一种特别违和的感觉。

但是这时候,沐筱熙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细节了,她对秦挚解释道:“叔叔,你说过除了跟你结婚之外,你不会强迫我,我不想做你的女人,因为我的身体是要留给我爱的人的,我不会用我的身体做任何的交易!”

“乐宇森呢?”秦挚阴鸷的脸庞让整个车厢之中风雨欲来。

放开之后,沐筱熙倒是不怕了,斜睨着秦挚道:“叔叔,我以前虽然眼瞎,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底线,我不想再提他了。”

说完,沐筱熙便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她的确是不想再提到乐宇森那个人了,她从十七岁到二十岁跟了那个渣男三年,二十岁到二十二岁为那个渣男坐牢两年,虽然她一直都守着她自己的底线,但是,付出的感情却是真的,现在提到那个渣男她的心还是会痛也是真的。

秦挚看着沐筱熙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的双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浑身都迸发着冷冽的寒意,乐宇森……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首页 - 百色快爆 的更多文章: